6大结局(1/2)

加入书签

  程昱嬉皮笑脸的,直接来到她对面坐下,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你这里装修的不错嘛,有点意思,我还以为你们女孩子的办公室,都是粉红色的。”

  “你当我是几岁啊。”简安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怎么回事?干嘛说自己是设计师?”

  “我本来就是设计师。”说着,程昱将一叠设计图扔在她面前。

  又是神偷又是设计师,简安才不相信他,随意瞟了一眼他所谓的设计图,却在看到之后再也移不开眼睛。

  她立即拿起设计图,一张一张仔细的看了起来,在看的同时,又像是在看怪物一样看着程昱,拧眉问他:“程昱,你真的是正常人吗?”

  程昱两手一摊:“如你所见。”

  简安放下设计图,再一次问道:“你确定你这些设计图都是你自己画的,而不是你从哪个设计大师那边去偷来的?”

  程昱切了一声: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

  听了这话,简安扑哧一声笑了:“还可真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笑的笑话,神偷对于偷东西竟然说我不是那样的人?那请问你的神偷之名是从哪里来的?”

  程昱嘴角一抽,没说话了。

  简安像是在确定,又问了一声:“你确定是你自己画的?”

  “看来你还真是不相信我说的啊,难道要我在你面前画一张你才相信?”

  简安立即拿出纸笔放在他面前,意思非常明显。

  “得!”程昱算是明白她什么意思了,索性接过纸笔,随口问道:“你想要什么样的?华丽的?简单的?夸张的?重口的?”

  简安想了想,说:“那就给我来个重口的吧。”

  程昱看了她一眼,也没说话,直接就下笔了,他的速度很快,只是半个小时,就画好了一张设计图,递给了简安。

  简安接过设计图一看,眼前一亮,的确是被惊艳到了,设计理念还是以简单为主,这是她看过的设计图当中普遍存在的东西,不过设计灵感很特别,程昱用一根肋骨的形状作为项链的吊坠,上面要镶嵌绿色的宝石,会显得非常诡异,简安是第一次觉得,原来肋骨的形状,也是可以充满了艺术气息的。

  不得不说,程昱是个设计师,而且是个非常出色的设计师,不过这男人以设计师的身份出现在简氏,实在是让她高兴不起来。

  扬了扬手中的设计稿,她无奈问道:“你别告诉我,你这次来是想在我们简氏当设计师的。”

  程昱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:“要不然你以为呢?”

  “为毛?”

  “我不是说了我要研究血玉的秘密,而且你也答应我了,会让我研究,可是你又说了,血玉是你的,你不会借给我,更不会让血玉远离你,所以我只能就近研究,那除了来简氏工作,还能有什么办法是离你最近的?”

  “你是来工作的,就不能在工作时间研究别的。”

365bet备用在线  程昱撇撇嘴,道:“你们这些生意人就喜欢斤斤计较,算了,反正我从一开始就不想赚你的钱,这样,我在简氏工作,你不需要付我工资,不仅如此,我还可以给简氏免费劳动,我的设计图你也看到了,在你们公司需要设计图的时候,你跟我说一声,我可以免费送你一些,当然,作为诚意,刚刚我给你的那些,你都不用还给我,就当是我给你的谢礼。”

  “谢礼?”

  “谢谢你让我就近研究血玉啊。”

  简安嘴角一抽,实在有些不敢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:“喂,你不会一边说不要工资,一边顺手牵羊,将我们简氏贵重的东西都给收入囊中吧。”

  “我傻啊,你们简氏要是少了什么东西,你肯定知道是我偷的,我还要不要研究血玉了?”

  “没准你研究血玉是假,偷我简氏的传家之宝才是真的。”说着,简安下意识的抓住自己脖子里的血玉,生怕被这男人给偷去了,毕竟他前科累累,名号还摆在那里。

  程昱也是无奈了:“那你怎么样才肯相信我?”

  “也没说不相信你啊。”简安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那你就从明天开始上班吧。”她本来就是故意逗他的,看他一脸着急的样子,心情没来由的爽。

  程昱意识到自己被耍了,眼皮一阵抽动,对面前这个女人更是无语,直接说出他的要求:“不,我要从今天就开始上班。”

  “你说的上班不会是现在就开始研究吧。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简安看了他一眼,见他眼神坚定,一副我已经等不及了的样子,只好将脖子里的血玉解下来交给他,说道:“不许离开我的视线,你就在我的办公室里研究。”

  程昱鄙视的瞧了她一眼:“你有的我也有,我偷你的有什么意思,看你小心翼翼的那个样子。”

  “我也不想的,不过你之前要是没有从我脖子里偷过我的血玉的话,我也不会知道你就是天命,我说的没错吧。”

  闻言,程昱也没话说了,清了清嗓子,接过她手中的项链,就到一旁的沙发上研究了起来。

  程昱认真的时候是特别安静的,也不会打扰到简安,所以两人在一个办公室里,也是互相不打扰对方,只是公司的人到她办公室里报告工作的时候,看到有陌生人在,总归会觉得有些奇怪,尤其是他们知道,简安已经结婚了。

  于是简安逢人就要介绍一遍,说程昱是公司新请来的设计师,省的大家误会。

  别人都不敢说什么,余刚在简安面前就没这么多的顾虑,直接问道:“什么时候又说要请个设计师了?挖来的?”

  简安摇了摇头:“自己送上门来的。”

  “啊?”

  简安直接将程昱的设计图递给余刚看,余刚看了之后,也都非常满意,说道:“这些设计图,完全可以当做我们公司的新项目沙弗莱石的产品设计,简总,你觉得呢?”

  “就是因为觉得好才会留下他,他是立秋的朋友,之前我和她在立秋的生日宴上见过一次,这才认识的,原本是没想过请他的,不过他说不需要我们付给他工资,所以我就想,反正也不亏,就让他在我们公司上班吧,就当是多了个免费劳动力。”

  “不要工资?”余刚看了看程昱,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,就是一直盯着手中的血玉看,也不知道在研究什么,扭头对简安小声说:“简总,不要工资,别是有什么别的企图吧。”

  简安嗯了一声:“你也看到了,他对玉石特别感兴趣,就是想在我们这儿研究玉石的,对了,他是玉王程公的孙子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千真万确,所以对玉石感兴趣,可能是天生的。”

  余刚哦了一声,也没再问什么:“简总,那要不要给他弄个临时办公室,他在你办公室里,会找人闲话的。”

  “没事,就让他在这里吧,我一个结婚的人了,他们还能说什么?”

  余刚扯了扯嘴角,简总到底是真的不知道正是因为她结婚了才会招人闲话,还是真的以为不会有人说闲话?

  不过想想,程昱只是对玉石感兴趣,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别的企图,反正公司那么多人在呢,也不怕他会对简总怎么样,索性放下心来,出去做自己的事情了。

  这天晚上回家,简安对容晏老实交代了此事,容晏听了之后,显示沉默了一会儿,紧接着就转移话题:“安安,上次你说让你们公司设计部的人给我们设计婚戒,设计好了没有?”

  “啊?设计好了,在做了,怎么了?”简氏第一天开工,陈尚就把婚戒的设计图送到她办公室了,简安也立即拿到工厂让人定制,不过定制完成,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,戒指是纯手工的,工序比较繁琐。

  容晏只是哦了一声,也没在说什么,简安也就没在意,以为他只是随口问一声而已,小心翼翼的看他:“容晏,程昱来我们公司上班的事情,你不会生气吧。”

  “嗯?生气?我为什么要生气?”

  闻言,简安咧嘴一笑,伸手将她抱住:“不生气就好,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。”

  也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怎么的,自从那天之后,简安总觉得容晏变得很奇怪,先不说别的吧,光是晚上睡觉这回事,他就完全变了,他开始不怎么碰她了,有的时候明明忍的很辛苦,他也不来碰的,就有那么一天,她故意撩拨,他才终于受不了,要了她一次。

  对,就要了一次,这实在是不正常,而且是太不正常了,这男人平常都事恨不得弄死她才好,怎么会在她撩拨之后,就要了她一次?

  简安觉得,他们之间的感情出问题了,没来由的,她的心情变得不是很好,经常动不动就乱发脾气。

  程昱没事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在简安的办公室里研究血玉,大家久而久之,也就习惯了简安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这回事,不过自从这个人来了之后,他们简总的脾气似乎是越来越大了。

  “这次的宣传方案是怎么回事?我记得上一次我们也做过差不多的宣传工作,我希望看到一些新意,我相信客户也希望看到一些新东西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  “明白。”

  “明白就给我回去重做,拿得出手了再来见我。”

  “是,我马上去。”

  程昱啧啧两声,道:“你最近是不是生理期?”

  “关你什么事!”

  “果然是生理期没错。”程昱兀自点了点头:“那我就原谅你了,毕竟,我一个大男人,总不能跟一个生理期的女人斤斤计较,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难道每个女人生理期的时候都跟你脾气一样大?那还真是叫人受不了,看来我得好好想想,要不然结婚找个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了。”

  “你能找到女朋友再说吧,”简安白了他一眼:“我又没说我是生理期,你想那么多干嘛,跟一个女人讨论这个,你也真是够变态的。”说完这话,简安突然愣住了。

  程昱哧了一声,道:“不是生理期脾气还那么大,也不知道那位容先生到底喜欢你什么,真是好险,老子也差点喜欢你了,幸好我及时悬崖勒马。”他说完才发现简安一直都是出于呆滞的状态,于是放下手中的血玉走到她面前,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!

  简安一下子将他的手拍在桌子上,惹的程昱齿牙咧嘴的喊疼,简安却像是没听到一般,直接拿起车钥匙往外走。

  简安走的这么突然,程昱当然是不放心的,于是放好血玉就跟了出去,简安最近一直都是容晏负责送到公司的,自己已经好久没开车了,走的太急,也没安排好司机,索性就到公司外面去拦车。

  程昱追了上来,拉住她问:“喂,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啊?不仅脾气大,还总是一惊一乍的,我又没得罪你,还有,你怎么连血玉都不要了,就不怕我拿着血玉私奔啊。”

  简安现在根本就顾不得这些,直接推开程昱去拦车,嘴里还说:“喜欢你就拿去,我这辈子死一次就好了,可不想死第二次,你反正死得多,我送给你得了。”

  “我自己有一块,我要你干嘛,你以为我是天命就喜欢贪小便宜了?我作为一个神偷,也是有职业操守的好不好。”

  程昱又将她拉了回来,简安被这男人气得不行,怒道:“你就不能别拽着我吗?我赶着去医院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怀孕了。”

  程昱一愣,眨了眨眼睛,怀孕?她?

  简安白了他一眼,往后退了两步,刚转身,就听到前面汽车急促的鸣笛声,定睛一看,顿时睁大了眼睛。

  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正急速朝她冲了过来,她一瞬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能力,站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  突然一阵大力将她推了出去,简安被推开了,回过头来,她眼睁睁看着程昱为了救她,被车子撞出数米远,空气中,似乎也在瞬间弥漫着浓重的死亡气息。

  简安呆滞的看着程昱被撞飞的身子,直至他噗通一声落地,她才像是反应了过来,连忙跑了过去扑倒在他身边。

  他浑身都像是被撞散架了一样,身体诡异的扭曲着,他头颅歪着,脖子都似乎被撞断了,轿车司机下车看到这个情况,痛苦的捂住脑袋,嘴中喃喃自语:“我撞死人了,我撞死人了。”

  死人了?简安恍惚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掏出手机给贺城打了个电话:“贺城,我在简氏门口,我一个朋友死了,不,不对,我一个朋友出事了,你快点过来,我要你亲自来。”

  “啊?你说什么?你那朋友到底是死了还是出事了?”

  “你快点来就对了!”简安突然大声吼了一句,贺城这才发现她竟然带着哭腔,连忙应了一声,安排好了救护车,跟着救护车一起过来了。

  在救护车上的时候,他还顺便给容晏打了个电话,将简安那边的情况稍微说了一下,当然,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,听起来简安像是没事,又像是很有事。

  容晏才不管简安是不是有事,这个时候,哪怕她只是受到了惊吓也是不可以的,他当时正在开高层会议,会议也顾不得了,直接就跑了出去,对,他是用跑的,容晏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,容氏上下的人,都是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。

  司机还在那里抱头痛哭,简氏的人也赶了过来,见到新来的设计师被撞成这个样子,纷纷上前查看,这么大的交通事故,交警也很快赶了过来,同时,贺城的救护车也赶来了。

  当贺城看到程昱被撞的身子完全扭曲的时候,他叹息一声,拍了拍简安的肩膀:“简安,起来吧,他已经死了。”

  简安双手紧捏成拳,起身抓住贺城的衣服,拽着他说:“你快点帮我把他的骨头接回去,快点啊!”

  “简安!”贺城大喝一声,指着地上的程昱:“他都被撞成这个样子,他已经死了我再厉害,我也没办法从阎王手里抢人啊!”

  “贺城,你相信我,他还可以活的,可以活的,你只要帮我将他身上的骨头都接好,他会醒过来的,真的,你相信我!”

  贺城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劝简安,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简安,完全乱了分寸,怕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在说什么。

  不,简安知道,她很清楚她在说什么,可问题是,她要如何才能让贺城相信她!

  交警上前安抚:“这位小姐,请你节哀顺变,你的朋友已经死了,相信我们,我们会给他一个公道的。”

  简安可以肯定,那名司机是超速行驶,而且是超的非常厉害,要不然车祸也不会这么严重,可是最多的犯错人是她,要不是她没看着点,只顾着自己要去医院,程昱也不会为了救她而死。

  容晏来的时候,看到的是简安一直求着贺城将程昱的骨头接回去,他连忙上前,将她护在怀里:“安安,没事了,我来了。”

  看到容晏,简安就像是看到离开救命稻草一样,拽住他的衣袖说道:“容晏,你让贺城将程昱的骨头都接回去好不好,你帮帮我,帮帮我,我求你了。”

  简安何曾跟他说过求这个字眼,容晏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,只能跟贺城说:“贺城,就辛苦你一下,将他的骨头都接回去,让他走的体面点。”

  闻言,贺城也是没办法了,无奈说道:“好吧,我就当做一回好事,帮这位哥们将他的骨头都接好,

章节目录